外汇交易所排行榜




IMF称阿根廷债务不可持续!570亿贷款打水漂?曾被视为经济奇迹,外汇图表

外汇开户

  2018年9月,IMF经济上:未能实现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变

  近现代以来,全球经济实现快速增长,其实很多程度上需要归功于工业革命的出现。阿根廷当初确实凭借着其在农业上的优势而站上全球经济的顶端,但是随着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,整个世界的经济都出现了更为深刻的改变。科技创新对于经济的推动作用,是农业社会无法想象的。

  然而,阿根廷却没能在二战后抓住契机改变该国的经济结构,依然认为凭借农产品出口就可以实现经济繁荣,导致该国的经济迟迟没能追上其他工业国家的发展。另外,大豆、小麦等大宗商品,其价格也深受全球供求因素的影响,这意味着随着全球供求的变化,阿根廷的收入也将随之波动,经济稳定自然无从谈起。

  此外,农业经济还有一大弊端,就是“看天吃饭”。也就是说,在发生干旱或洪涝等自然灾害时,农产品的收成是无法得到保障的。上世纪50年代初,阿根廷的通胀之所以会涨至40%,跟旱灾导致该农产品出口量锐减,外汇收入暴跌破坏经济平衡这一因素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  (2)政策上:管理不善导致通胀率居高不下

  从历史上来看,没有哪个国家能在恶性通胀的情况下维持社会稳定。以德国为例,一战后该国为了偿还战争赔款,持续大量印钞,导致国内通胀率持续攀升,物价也随之飞涨,国民的外汇图表财富一夜蒸发,社会陷入动荡之中。

  阿根廷的情况也是如此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该国外债激增,加上在马岛与英国的对抗,令该国财政赤字迅速攀升。为了摆脱债务负担和财政赤字等问题,阿根廷也采取大量印钞的方法,导致国内通胀率频频上涨,国民没法安心过日子,经济也乱成一锅粥。

  因此,每每提起阿根廷国内的经济问题,管理不善这一因素一直被视为首要因素。时至今日,管理问题仍是阻碍该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。作为一个农产品出口导向型国家,农业出口占该国出口总额近60%,然而阿根廷非但没有对农业采取鼓励或保护措施,反而还推出了非常不得人心的农业政策。

  自2006年以来,阿根廷开始提高小麦出口的税率,并设置出口配额,此举不只将导致该国小麦出口失去价格优势,从而损害农民的利益;而且还将令整个阿根廷经济为之付出代价。数据显示,该规定出台之后,阿根廷小麦种植面积持续萎缩。2012年至2013年间,该国小麦种植面积仅为316万公顷,该国专家认为这是“100年来最差的情况”。

  种植面积频频下降的结果,就是小麦产量下降。数据显示,自2005年至2013年,该国小麦产量从1600万吨降至820万吨,几近“腰斩”。美国农业部的报告则显示,2006年阿根廷是全球第4大小麦出口国,2013年却降至全球第10,这就是该国管理不善的恶果。

  另外,在“选举经济”的主导下,如今阿根廷的通胀率虽然不再动辄上百,但是其通胀率目前仍是居高不下,导致国民的财富得不到保障,因此民众至通过持有美元、黄金乃至大豆、汽车等资产来实现保值。

  可惜的是,该国至今仍没意识到或者说不肯承认自己在管理上存在的问题,反而通过商品价格管制、禁止购买外汇等一系列强制性手段来解决问题,从而导致该国经济迟迟无法回归正常的增长轨道上。

  (3)货币上:与美元挂钩加剧国内金融体系动荡

  上文提到,1989年阿根廷的通胀率一度飙升到3000%,商品的价格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上涨。要想解决这种极端恶性通胀,改变阿根廷的命运,唯有等待能人的出现。1989年阿根廷经济部长卡瓦略决定将阿根廷比索与美元挂钩,成为这个改变阿根廷命运的“能人”。

  此举一开始确实有效地将该国的通胀率降至安全水平,令外资重新回流到阿根廷。同时,该国还宣布降低进口费用,并将亏损的国企私有化。这一系列的举措令阿根廷出现“经济奇迹”,该国还被IMF和其他组织誉为自由市场变革的榜样。

  然而,这场变革带来的在“奇迹”只是昙花一现,到上世纪90年代末,比索与美元挂钩这一做法开始影响该国的出口。因为在这种情况下,阿根廷无法再像过去一样自由印钞——该国央行没法采取独立的货币政策。

  因此,阿根廷货币实际上变成了名为“比索”的美元,而在美元升值的情况下,阿根廷出口商的顾客也变得越来越少,导致阿根廷的外汇收入也随之降低。然而,2000年阿根廷外债总额高达1480亿美元,相当于同年该国外汇收入的4.7倍,急需外汇来偿还大量债务的阿根廷,在无法印钞且外汇收入减少的情况下,实际上是无计可施的,这就是2001年阿根廷爆发债务危机的根源之一。

  因此,阿根廷经济中存在着大量的弊端,早已积重难返,就连卡瓦略这么具有魄力和能力的人物,都无法完全解决该国经济中存在的问题,致使该国经济至今仍迟迟无法恢复元气,反而还隔三差五就出现一次股债汇全面崩盘的危机,同时深受债务危机的困扰。

  3。困难重重:IMF用570亿美元仍无法解决问题,经济学家失望透顶

  要知道,IMF为阿根廷提供的这笔巨额救助金,目的就在于帮助该国摆脱债务问题,并敦促该国遵守更为严格的财政和货币政策,以恢复投资者对该国的信心。然而,事实证明,要解决阿根廷的问题困难重重,真不是仅靠砸钱这么简单的方式就能解决。

  在阿根廷得到这笔资金不到1年之后,2019年8月初,阿根廷金融市场发生“巨震”,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狂跌25%,主要股指断崖式下跌38%,该国债券也遭到抛售,以欧元计价的阿根廷债券价格下跌,股债汇“三杀”局面来势汹汹;另外,阿根廷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值5天内也暴涨1700多个基点,从1017个基点飙升至2720个基点,表明市场对阿根廷再次爆发债务危机的预期急剧上升。

  在现代社会中,股债汇“三杀”对于一个国家经济的破坏力十分强大。例如,在该国汇率暴跌的情况下,该国进口成本将大幅上升,导致物价大幅上涨,本就因为较高的通胀而搞得民不聊生的阿根廷国民,财富将因此而进一步缩水;股市崩溃可能会导致该国相关企业的市值一夜蒸发近半;债券遭到抛售则将令该国的借贷成本大幅攀升,对于这个早已被债务缠身的国家来说,这是非常可怕的后果。

  此外,由于市场对阿根廷失去信心,因此也将纷纷从阿根廷撤资。资本逃离的结果又将加剧该国股债汇“三杀”的局面,从而加速该国经济的崩溃。因此,在该国金融体系出现“雪崩”之后,人们最担心的就是该国触发债务违约,加速该国经济崩溃,并对整个拉美经济带来连带效应,令拉美金融危机卷土重来。

  所幸,阿根廷这场危机并没有在南美洲酿成大祸,但是对该国经济的破坏仍不容小觑。今年年初,世界银行最新公布的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测中显示,2019年阿根廷经济可能将继续延续2018年发展中的态势,GDP增速预计将降至-3.1%,与2018年的-2.5%相比进一步衰退。

  如今,IMF给阿根廷开出的“药方”是,让私人债权人做出贡献,并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恢复阿根廷的债务可持续性。也就是说,为了让阿根廷避免债务违约,需要该国的债券投资者做出让步。然而,这种方法其实治标不治本,而且还可能会令投资者更不愿意投资该国的债券,从而导致该国的借贷成本进一步攀升。不过,从目前来看,阿根廷似乎也只能借此来维持其经济了。

外汇图表  值得一提的是,与IMF不同,经济学家早已对阿根廷的经济失望透顶。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保罗。萨缪尔森此前就曾表示:“如果有人在1945年问,哪个国家将在未来30年中获得起飞?我的答案或许是阿根廷。阿根廷拥有合适的温度、人口密度和经济禀赋。而且,1945年的阿根廷在中等发展水平,恰好适合起飞。但现在看来这是多么谬误!”

  曾经经济实力可与美国媲美的国家,如今却沦落到这步田地,未免让人唏嘘。而面对着这个早已满目疮痍甚至奄奄一息的国家,目前似乎还没有经济学家能提出有效解决该国经济难题的方案。难怪外媒在提到该国去年经济“雪崩”一事时会表示:“只有死法可选择”了。